欢迎访问走久网!微信公众号:www.zoujiu.cn

揭秘古人为什么对沐浴如此重视

时间:2020-01-07 10:49:45编辑:果果

在现代人的生活中,洗澡可以说是必不可少的清洁方式;不管是太阳高悬的夏天还是冰冻三尺的冬日,最让人喜欢的就是洗澡了!温温软软的水流在身上划过,顺着曲线流下去,打湿了头发,沾湿了皮肤,带走了身上的污垢,也带走了一天的疲惫。在北方的公共浴池里,你还能在享受水的“按摩”时,享受到熟人唠嗑的乐趣。而在南方,你更多的享受的是一个人泡水的宁静与舒畅。当你洗澡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:没有热水器、太阳能和莲蓬头的古人洗不洗澡,他们怎么洗澡的问题呢?

在早期,洗澡是一件很庄重的事情。在3000多年前的西周,沐浴就被看很庄重了。在西周,祭祖、祭神之前都要沐浴的,他们认为在此之前进行沐浴是尊重先祖与身,表现虔诚的重要途径。到了先秦,沐浴不仅有专门的官员掌管,相关的礼仪也已经很是完备了,那时候的官员已经被要求:在见天子之前要先洗头洗澡,保持清洁。到了汉唐,宫廷中还出现了专门管理宫中大人物们洗澡的官员了。

所以在古代,官员的“周末”被叫做“休沐”,意思就是这是用来沐浴休息的日子。到了民间,洗澡一样很受重视。在早期,因为洗澡要赤身裸体,所以被认为是很私密的一件事,并没有出现什么公共的浴池。秦汉时期,人们会在河边进行祭祀,并且洗去污垢,后来则变成春游。在《礼记》中也有规定,在赡养老师时,要及时为老人提供热水,让老人洗澡洗头,并且要保证五天一洗澡,三天一洗头;但此时的洗澡还是有很多要求的,比如父子、君臣、男女不能一起洗,甚至连身份不同,地位不同都不能一起洗,可真是有够麻烦的。

可见,这个时候,人们还是比较保守的。洗澡,则就需要一定的避人的空间,所以家中的浴室多是选一间屋子,分作两半,一半沐浴用,一半烧水用。在烧水的房间里烧好水,运用一定的道具将水传进浴室。穷人家多会在“浴室”里放一个大木桶,供泡澡用,而有钱人家多是直接筑一个大池子,在里面好好享受。不管各家的浴室怎么样,我们可以知道的是,在古代人们已经非常爱干净了,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脏兮兮的那样。要知道,当年到中国来的利玛窦以及那些外国人无不惊叹于中国街道的干净,以及人民的整洁。

大澡堂子,在古代就是许多人放松的场所,累了一天,坐在池子里,让水带走身上的污垢与疲惫,和临近的人,最好还能享受一下修脚按摩。若是闲来无事,也要到池子里泡泡,澡堂里烟雾迷蒙,谁也不注意谁,就随意的聊聊天,发发牢骚,谈一谈关心的大小事,等到泡的晕晕乎乎的时候,慢悠悠的冲个水,到外面喝杯茶,穿上衣服走人,一上午就基本过完了。不得不说,澡堂真是个让人舒服的地方啊。人洗澡的事,最古的记载也是周礼:“女巫掌岁时祓除畔浴。”也就是说周代的时候呢,洗澡是被当作去除疾病的一种巫术的。

那个时候,洗澡是一种全民的卫生活动,选择在每年季春月上巳日(也就是第一个巳日,蛇日。)也许是希望蛇一样能脱去旧皮,穿上新衣的一种心理暗示吧。蛇日这天,官民皆洁濯于东流水上,自洗濯祓除,去宿疾为大洁……畔浴谓以草药沐浴也。这一习俗从周代一直沿用到汉代,都是规定好季春上巳日,百官须和百姓一起,在那段向东流趟的河中洗澡,洗净污垢,上岸后还须用女巫煮好的草药沐浴。到了魏晋时期,规定每三天洗一次,但不再硬性规定必须用季春的上巳日洗了,增加了洗澡的次数,这也具有卫生保健的意义,而且在心理安全上也有一定意义古代人洗头发的有皂角或者猪苓。

猪苓是富裕些的人才用的,猪苓里加了些香料,用后会有比较浓郁的香气。平常人就用皂角洗头发。古人也用胰子,澡豆洗澡。唐朝的胰子兼有冻疮膏的作用。高档一点的称为“面药”和“口脂”,用来涂脸和嘴。宫中在冬天会发给官员。杜甫《腊日》中有“口脂面药随恩泽,翠管银罂下九霄。”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敢情冬令劳保用品古代也有发。古人洗衣服用草木灰和皂角。洗头用淘米水,称这潘。如《左传哀公十四年》,中有“合疾而遗之潘汁。浴有专门的浴室。《列子》中记载:白公不得已,遂死于浴室。

明文震亨在其所著《长物志》中有所说明:前后二室,以墙隔之,前砌铁锅,后燃薪以俟。更须密室,不为风寒所侵。近墙凿井,具辘轳,为窍引水为入。后为沟,引水而出。澡具巾帨,咸具其中。由此可见虽然缺乏现代化设备,但古人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享受生活。在古代,沐浴不仅是个人卫生的体现,更是一种礼仪规范,在许多重大事情前都需要沐浴,表示一种尊重。皇上还会特地给大臣放假,以便于大臣沐浴。而平民百姓大多没有条件经常洗浴,白居易曾专做《沐浴》一诗自嘲:经年不沐浴,尘垢满肌肤。

今朝一澡濯,衰瘦颇有余。可见其沐浴间隔时间之久由此可见虽然缺乏现代化设备,但古人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享受生活。在古代,沐浴不仅是个人卫生的体现,更是一种礼仪规范,在许多重大事情前都需要沐浴,表示一种尊重。皇上还会特地给大臣放假,以便于大臣沐浴。而平民百姓大多没有条件经常洗浴,白居易曾专做《沐浴》一诗自嘲:经年不沐浴,尘垢满肌肤。今朝一澡濯,衰瘦颇有余。可见其沐浴间隔时间之久。